昵称什么的无所谓啦

小学生文笔,日常ooc。
坑多,cp杂,非常玻璃心。

-坐地铁码的,短小,没有后续

-想写出温柔的表,然而只有ooc

-感觉这对很萌,但没见到粮...?

推开门没有听到后辈那健气的声音,让游戏倍感意外。轻轻地关上门放好钥匙,游戏往传出决斗声的电视走去。

十代君已经踏上旅途了吗,下次得提醒他关了电视再走...游戏打断了自己的想法,因为他看到穿着红外套的少年正安静地躺在沙发上。盖上的单薄褥子已经滑落到腰际,名为法老王的肥猫趴在十代的胸前,是帮他取暖还是觉得那里是个睡觉的好地方就不得而知了。

怪物攻击的音效和观众欢呼的声音响起,游戏的目光移到电视上,带着红帽子的熟悉身影正站在舞台中间和对手握手。

看着决斗会睡着不像是十代君,是太累了吗?游戏举起遥控在节目转换为下一个的时候关闭电视,明亮的室内只剩下微弱的鼾声。带着羽翼的精灵显现出来,扑哧着翅膀围绕着游戏转。游戏温柔地向它笑着,在羽翼栗子球发出声音前抬起手臂食指压在嘴唇上。

偶尔也要让疲惫的旅人好好休息下。

在精灵返回卡组后,游戏小心地抱起法老王放在桌子上,把十代身上的褥子折起铺到猫身上。然后把多余的枕头放在十代脑后,最后从房间里拿出备用的被子,轻柔地盖住十代除了头以外的部分。时钟的三个针逐一指向最上方的数字,游戏关闭客厅唯一的关源,借着透过窗帘的月光打开房门。

“晚安,十代君。”

“晚安,游戏桑。”

法老王甩开褥子跳到沙发上跑到乱飘的黄光下方,它旁边的是坐起来的十代。少年完全不像是刚睡醒的,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。尤贝尔展开双翼站在沙发后注视着十代。

评论(2)
热度(7)

© 昵称什么的无所谓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