昵称什么的无所谓啦

小学生文笔,日常ooc。
坑多,cp杂,非常玻璃心。

[二代存活组/苗雾]地图的锅

*从程序出来后,苗木等人还没离开
*题目大概大概与正文无关?
*有私设
*小学生文笔
*ooc.ooc.ooc

砰的一声突然响起,连吃得忘我的终里也疑惑抬起头。

索尼娅起身推开餐厅的门,果不其然看到揉着额头的日向。揉的地方正发着红,配上呈直线的伤痕,触目惊心。

“又光顾着看地图撞到了吗?”九头龙一副了然的样子,“在程序里撞上瘾回到现实继续是吧。”

“怎么可能上瘾嘛!”日向反驳,疾步走进餐厅角落打开冰箱熟练地拿出冰袋敷上额头。

索尼娅走向桌子,表面端庄却用着兴奋的语气得出结论:“我想撞到物体是天线人的习俗。”

“索尼娅桑,我想是没有天线人这种族...”

高跟鞋踩楼梯的声音从微弱变得响亮,女性的身影渐渐明朗。

是未来机关三人其一的雾切,她径直走向冰箱。日向见势往旁边后退几步,看着雾切从所剩不多的冰袋取出两袋。

“撞得那么严重?”九头龙瞥了眼楼上,问道。

雾切点头,转身往来的路走去。

苗木张口,似乎要打喷嚏又在几秒后闭上了嘴,不由得揉揉鼻子。

“啊,雾切。”见到回来的雾切,苗木想上前但顾及头上冰袋只能用欢快的语气迎接她。

取下脑袋上的放在一旁,雾切将手中的冰袋分别敷上苗木左右手臂处。即使隔层衬衫,忽然接触的冷气也不禁让苗木吸口气。

见到这幕的雾切勾起嘴角:“学园时撞了那么多次也还是不长记性,苗木君就是苗木君。”

苗木君的苗木用食指挠了挠脸庞,哑口无言。

...

“那么来汇报情况...”开门声打断了雾切的话,她望向门口。

“苗木!”朝日奈看着迟来的人,惊讶道: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看到聚集的大家,意识到自己迟到的苗木急忙道歉。

雾切站在远处,视线在苗木额头处停留,果然有——据几次的观察,苗木只要去了除宿舍以外的地方后,额头总会有不显眼的红肿。

汇报情况后,众人散去回到房间,只剩雾切和被雾切叫住的苗木在食堂。

想到上次的事,苗木以为雾切这次也要拜托重要的事给他,严肃地面对雾切。

对面的人也看着他,沉默片刻,进了厨房。苗木不解,但还是乖乖地跟在雾切后面。

踏进去刚好看见雾切关上冰箱门,苗木开口:“雾切...”

下一秒,散发寒气的东西放在自己的头上。苗木愣住,感受到头上的物体隐隐在滑,呆呆地用左手扶稳。

“冰袋?”

雾切轻笑出声,擦过苗木走向出口:“以后走路别只看地图,苗木君。”

终于反应过来的苗木回头,雾切已经走到食堂门口。感受头上的冰冷,苗木小跑到雾切身边,右手伸进口袋掏出导致今天迟到的罪魁祸首。是个印着黑白熊的扭蛋。苗木单手扭不开,直接将扭蛋放入雾切手中。

“雾切同学请收下这个。”

在自由时间外收到礼物还是第一次,雾切心中有些惊讶。

“苗木君送礼物就是送个蛋?”

“不,不是,”苗木有些慌张,“这个是黑白熊扭蛋机的扭蛋,雾切同学扭开的东西就是我要送的礼物。”

依言扭开,里面是个瓶子,瓶子中央放着朵绽开的红玫瑰。雾切握紧这份礼物,转头离开了餐厅。

“雾切同学难道不喜欢试管玫瑰...?”苗木有些懊悔,低头思考下次该送什么,恰恰错过雾切脸上闪过的一抹红。

...

“日向吃那么点就够了吗?那么瘦弱多吃点嘛!”终里向推门出去的日向喊道。

“不,我觉得我吃得够多了...”

日向离开不到一分钟,室内的人清楚地听到落水声,明显是从附近传来的。

索尼娅和九头龙互相看了看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无奈。终里手里抓着烤肉踹开了门。左右田朝外看去,立即爆发出响彻旅馆的笑声。

日向抹了把脸上的水,湿透的衣服粘在身上难受得很。狠狠地叹口气,嘀咕道:“忘了与程序不同,现实没有空气墙。”

(脑洞源于玩一代时总是看地图然后到处磕,磕转角,磕柱子...脑补一下就觉得苗木的脑袋和脸真疼bu。二代除了第六章没什么第一人称的场景,不过旅馆一开始真的是磕着走x要不是有空气墙,大概每次绕都会掉水里x
(旅馆的构造(和程序里相反)还有一代扭蛋机扭出的扭蛋样子是私设,应该不影响阅读

评论(2)
热度(32)

© 昵称什么的无所谓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