昵称什么的无所谓啦

小学生文笔,日常ooc。
坑多,cp杂,非常玻璃心。

[乐夏/友情向]少年事


偶然产生的脑洞,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填了(

阅读前须知:
*OOC.OOC.OOC
*大概私设许多
*小学生文笔

这篇只是为了填脑洞,违反原著设定的地方应该有很多_(:з」∠)_
如您发现了请告诉我,我会好好修改的。谢谢。

乐无异随其母傅清姣前往太华观作客。

伸出手裹紧衣服,乐无异缩了缩脖子。长安虽也下雪,但温度远远不及这么低。而太华观常年下雪,眼下又恰逢冬季,乐无异自然是适应不了。

他朝冻得发红的手哈出口气,开始发呆。

“令子可还好?”正在与傅清姣交谈的太华观道长瞥了眼小无异的身影,随口道。

“无妨,让那小子体会下长安外的世界也好。”傅清姣一直都在用余光注意乐无异,此时见到这情景,心中也不禁担心。

道长身边的弟子思索几秒,道:“我记得清和真人的徒弟与令子年龄相似,或许他们会玩得来。”

“你说逸...师弟?听说他性子较冷淡...”另一名弟子低声道,“乐小公子那...活泼的性子想必适应不了。”他不禁想到,乐无异刚进太华观,就直扑地面的雪,被傅清姣教训了一顿才安分。

道长大声地咳了起来,示意弟子们闭嘴。

“不知乐夫人和令公子接下来打算...?”道长堆起笑容,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地抚了抚胡子。

乐无异扭头疑惑地望向这里。

傅清姣也没有多说什么,向小无异挥了挥手,道:“我看天色也不早了,不知道长可否我们母子俩在这借住一晚。”

以为终于可以回家的乐无异听到这话,脚一滑,跌倒在雪地上。

喵了个咪,我想回家!无异呐喊。当然他只是在心中喊几声,要是喊出声的话...无异身子抖了抖,也不知是冻着了还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。

“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道长连忙应道,吩咐身后的女弟子给傅清姣带路。

“无异,起来。”傅清姣道,随后跟着女弟子往太华观深处走去。

乐无异已经爬了起来,软乎乎的脸蛋红红的,还沾着些开始融化的雪。由雪化成的水冰冰的,让他打了个冷颤。

抬头见娘亲走远,迷茫了几秒。马上小跑跟在了傅清姣的身后,顺便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水。

乐无异对于太华观深处还是很好奇的,加上长得可爱,一路上走走停停,引来了许多目光。

傅清姣没有什么反应,只是脚下的速度加快,在乐无异还在四处张望的时候,她已经进了房。

小无异收回目光,却没望见娘亲,有些着急。

带路的女弟子见状,立马道:“夫人已经进屋了。”指了指身旁半掩的门 。

乐无异进了屋,迎面就是一股暖气。

“把门关好。”傅清姣在火盆前不知做些什么,没有回头,只给了一句话。

乖乖关上门,乐无异褪下已经湿了的衣服,凑到娘亲旁.准确来说是火盆前。

“娘,你在干什么?”

傅清姣从身旁取了根大概有三根手指大小,上面遍布微微突起的纹路的木头。随后将其放进火盆。

“这个是...?”小无异歪头,这东西有些眼熟...

傅清姣拍了下小无异的头:“教你的都白学了?”

无异挠挠后脑,认识大哥哥到开始学习偃术还是前几天的事,他对偃术知识虽然很感兴趣,但要让一个小孩在几天内记住所有...倒有些强人所难。

傅清姣道:“回去之后好好温习。”说完,转身离开火盆。

乐无异点头。

入夜,庞大的太华观沉寂下来,只有零零星星的雪飘在空中。

房间很暖和,即使只着中衣也感觉不到一丝冷意。小无异懒洋洋地趴在床上,口水从他嘴角缓缓流到被当成抱枕的被子。

傅清姣在隔壁房间,且早已睡下。要不然,她看到乐无异这种睡姿,怕是要揪起无异的耳朵好好训斥一顿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明亮的月光渐渐暗淡,月中的影子若隐若现。

乐无异眨眨眼睛,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醒了。

这个问题很快被抛到脑后。房间内一片漆黑,看不清东西,倒是火盆燃烧木柴的噼里啪啦声尤为醒耳。

于是乐无异试着用富贵交给他的火折子点亮身边的烛台——这举动显然有些鲁莽,他以前根本没做过这项工作,再者又是刚睡醒.迷迷糊糊的状态,为此付出了代价:被火苗烫到了手。

他马上吹灭了火折子,屋子里又陷入黑暗。

小无异郁闷了,本想继续躺回床上,却听见外面响起微弱的踩雪声。

附近有人?小无异好奇起来。他试着摸索起床边,很快毛绒绒的手感从手心传来。

一把扯起,套在身上,拢好衣服,确定这身装扮保暖。他便开始回忆房间布局,一步摸下周围地走到了门口,徐徐推开。

外面的雪似是一下子找到目标,直冲乐无异来。即使再厚的衣服,此时也感到寒意。

好冷!小无异被冻得哆嗦起来,忙把手缩到袖子里。

晚上的气温比早上低了许多,乐无异此刻怀念起暖和的房间,舒服的被子...

“哎,你是...”清脆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。

无异偏过头,好奇地看向声源。看身形,像是名女子;蓝白的衣袍随风轻轻摇摆,看样式,应是太华观弟子服。

女子朝这走近,模糊的面容也逐渐清晰起来。虽不是一等一的美貌,但也算是个清秀的美人。

“你是师妹所说的那名小公子吗?”逸清打量起小无异,“生得挺可爱,与我那师弟可有得一比。”

小无异没有说话,毕竟他还有些懵。

女子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,自言自语道:“听师妹所说,小公子的性子正好与逸尘师弟性子相反...嘿嘿现在已是寅时,师弟怕是已经起来练剑了,不知...”她口气一转,像是拿糖果拐骗小孩子的怪姐姐般:“小公子,我有一师弟与你年纪相仿,可想去见见?”

小无异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娘亲所在的隔壁房间。

“见过之后我便送你回来。”

犹豫了一番,无异还是点了点头。他也有点想去见女子口中的师弟。

女子带乐无异越加往深处走去,最后停下脚步的地方则是一间房间外。

“哟.师弟,果然这么早就起来练剑了哇。”女子向前方打招呼。

终于可以歇口气的小无异深呼吸,冰冷的雪随着风触碰着无异,倒让他清醒了许多。听到女子的话,乐无异将头从女子身后探出。

瘦弱的身形正挥舞着手中的铁剑,糟糕的天气让他不时抖动,影响手上的动作。

夏夷则听到女子声音,身体微微一僵,停下手里的动作。将剑背到身后转过身朝女子抱拳行礼:“师姐,晨安。”

男孩的转身倒让无异看到了他的容貌。眉目清秀的小脸蛋,但有着气宇轩昂的气势,长大后想必是个美人..哦不,帅哥。

夏夷则也瞅见了女子身后的小孩,以为是师姐带上山的被邪物所害者,只是朝小无异行了个礼便没有多说。

“师姐我有些东西要给你,”逸清笑眯眯地将小无异往前推,“只不过遗忘在房中。在我去拿的时候,帮我照顾下小公子吧。”

小无异蛮开心地凑到小夷则身边,他难得在这个无聊的地方遇到同年纪的小孩,自然想亲近亲近。

女子走后,无异开心地绕着夷则说各种话。

“师弟,师弟...!”

“你并不是太华观的弟子,不可这么称呼我。”

“哎,那我该怎么称呼你。”

“...在下姓李。”

“小李!李子!”

“...”

夏夷则有些恼怒这种称呼,但怕自己的话刺激到被邪物所害的男孩,他选择沉默。

然后,他就听着小无异从定国公府聊到长安街口乞丐,再聊到天上飞的鸟...谁知道小无异的思维是怎么跳跃的。

夏夷则偶尔听入了神,他出生在守卫森严的深宫里,没有出去的机会。等到开始记事的时候又因体弱而来到太华观...长安的景色他从未体验过。

冷冽的风吹刮着他的脸,他马上回神。低声念了几句话,小夷则又开始了练剑。

对于小无异来说,夏夷则根本没听入他的话。这么一想,他更气愤了。停下了话语,一屁股坐到旁边的石椅上,气鼓鼓地不再说话。

夏夷则瞟了他一眼,乐无异不说话,他更能专心。这样正合夷则心意,便不打算理会。

见夷则并没有什么作为,无异生气了。扭过头盯着石桌上的雪。

哼!

……

夜色茫茫,洁白的月亮高挂夜幕。星星微弱的光芒有秩序的散落在月亮四周,衬托着这高天孤月。

砰.砰.砰

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这个美景。乐无异疑惑地挠头,道:“咦,这时候怎么有人敲门?莫不是桢姬姑娘的爹爹回来了?”

见眼前的美貌女子没有丝毫反应,乐无异自告奋勇:“天太晚了,还是我去看看...”

话未毕,门已经被来人打开了。  

来者没有理会目瞪口呆,嘴里喊着那人闯进来的乐无异,直冲美貌女子而去。

  等他反应过来时,男子已经离桢姬不足一丈的距离。乐无异见状,连忙挡了上去。

夏夷则冷冷地看着他,道:“让开。”

  “……喂喂,不对吧!”  乐无异气愤,“你大半夜私闯民宅,居然还理直气壮叫我让路?”

  男子沉默几秒,再次重复话语:“让开。”

  “我说话你没听见?你想干什么?!”

  桢姬终于发话,她满脸怒气,但依然在克制自己:“……你是何人,竟敢擅闯我的地盘?”

“得罪。”夏夷则开口的瞬间便开始施法。

  被束缚的桢姬终于爆发,怒吼:“混账,坏我好事,我饶不了你!啊啊啊——!”

一旁的乐无异  开始急了,正要冲过去却被闻人羽拉住。一直未曾说话的闻人羽冷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:“稍安勿躁,一会儿便见分晓了。”

……

逸清归来时便是看到这样一幅景象:夏夷则依然在专心练剑,仿佛他之前根本没受到骚扰;乐无异则是鼓着个脸,脸上像是带着怒气,又像是郁闷...?

好笑地摇摇头,女子上前开始试着活跃气氛。

“师~弟!”逸清道,从背后提出画着华丽花纹的盒子,“这是师姐我给你的礼物!江陵的鱼糕~”

夏夷则微蹙眉,他不怎么喜吃鱼。但师姐这热情,他不好推脱...

“...”将目光投到不远处还在生闷气的小无异,于是他心中纠结数秒,接过师姐手中的盒子,来到无异面前。

小无异扭头,见散发着香味的盒子摆在自己眼前,再一抬头,是惹自己生气的罪魁祸首。

在美食和生气间,乐无异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。心里对夏夷则的气啊怨啊,一下子就没了。

“小李你真好!!”

女子瞧这两人这么快和好,笑吟吟的凑上去和乐无异一起吃糕点。

夏夷则:...起码这样我就不需要吃了。

……

翻天印内,三人站在庞大空间内的某一处,商谈着。

听完夏夷则讲解可能离开这里的方法,乐无异有些跃跃欲试:“哈,夷则你知道得真不少!咱们快试试去~”

  夏夷则抿住嘴,问道:“……你如何称呼在下?“

  “夷则啊。”理所当然的口气。

  “无礼,称在下夏公子。”

  “小器。我都赔过不是了,你还想怎样?”乐无异无奈摊手。

  “称在下夏公子。”

  乐无异见他这模样,倒是来劲了:“啧啧,你到底是有多别扭~夷则夷则夷则~”

夏夷则陷入无尽的沉默。

闻人羽只得打断他们这幼稚的对话:“我说你们两个...想留在这里过年不成?快走啦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截取的游戏片段是两人第一次见到和(单方面?)熟识.台词直接用游戏的,动作是自己脑补的...嗯
鱼糕只是个剧情道具...没有深入考据,小伙伴们别打我(x
逸清年龄操作?
【最后,想求古二同好QWQ

评论
热度(6)

© 昵称什么的无所谓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